190|蒋修染宠妻二三事(二)鸳侣梦

小说:宠妻日常作者:九月轻歌

狼性微信土豪红包群是真的吗小小妻傲凰倾城:帝尊大人独宠我幻幻梨花自可留江湖风云策超能帝国时代快穿女配:反派boss攻略手册鳯穿都市神级宠物猫

????入夏之前,蒋修染携妻儿搬入新居,并给亲友下了请帖,同享乔迁之喜。

????当天,宁三太太逗留到很晚,实在是喜欢外孙女的缘故,不知不觉,已是曲终人散。

????她有些不舍地将琳姐儿交给宁元娘,低声道:“我该回去了。”

????宁元娘忙道:“我送送您。”

????“不用,不用。”宁三太太摆手阻拦,指了指琳姐儿,“乏了,你哄着她睡下。”

????宁元娘便没坚持,笑着点头,“您得空就常来。”

????“好。”宁三太太应下,转身出门。

????刚出正房,遇到了蒋修染。

????宁三太太有些局促地停下脚步。她有些怕这个女婿,说来荒唐,却是不争的事实。

????蒋修染上前行礼,“您这是——”

????“不早了,我该回去了。”

????“我送您。”蒋修染侧身,抬手请宁三太太先行。

????宁三太太也没推辞,横竖她说什么都不算,并且他该是有话跟她说。

????过了走出去一小段路,蒋修染道:“日后您得空就过来看看元娘和琳姐儿。”

????“好啊,好啊。”宁三太太满心欢喜,忙不迭应着。

????“日后,”蒋修染停下脚步,“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度日吧。您说呢?”

????宁三太太微一思忖,会过意来,“你说的对,我明白你的意思。往后,我不会拿那些琐碎的家事来烦你们的。”

????蒋修染却是一笑,“哪里还有琐碎之事,您只管享受天伦之乐便是。”

????宁三太太也笑起来,“是是是,你说得对。”往后的岁月,家事自有儿子儿媳打理,她只需含饴弄孙。有蒋修染这样的人摆着,宁家及亲朋怎么会做让他不快的事呢?

????“我说的是心里话,”蒋修染语气和缓,“元娘平日很惦记您,只是她嘴笨,估计见了您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”

????宁三太太含糊地应了一声,心里酸酸的。转头看到盛放的茉莉,这酸楚更浓。她这做母亲的,是到今日才知道,女儿最爱的是这种花,最心仪的住处,是这样一所遍植茉莉的宅院。

????一方面,元娘福薄;另一方面,又最有福。

????都说女子嫁人等同于二次投胎,元娘嫁对了人,自是再无悲苦。

????入夏之后,袭朗伤病有复发之兆,告假在家调养,蒋修染则每日踩朝露而出,踏斜阳而归。

????宁三太太时常来府里,哄着外孙女,与女儿日益亲近。想来不由唏嘘,母女二人要到这时候才慢慢走近,情分渐深。

????宁元娘得闲常去之处,自然还是袭府。先是去看袭朗是何情形,也看不出端倪。他那个人,大抵没有忍不得的疼。私底下问香芷旋,香芷旋说你看他哪像有事的?把酒停一阵,伤病就好了一半,不用担心的。

????宁元娘清楚,四嫂是不想自己跟着担心,由此想到了蒋修染。那也是个一身伤病的。

????闲来便开始常常翻阅医书,又请了大夫到家中,给蒋修染把脉,开出林林总总的药膳。她让药膳师傅手把手地教自己,意在亲手打理他的饮食。

????宁三太太又点拨道:“得空也要多给他做几件衣服。”

????宁元娘却道:“我针线寻常,还不如针线房的手艺好,给他做过两件便罢手了。”

????宁三太太啼笑皆非,戳着女儿的额头道:“你这叫什么想法?真是瞎心思。衣食都相同,若要攀比,哪里有个尽头?再说了,他又不是讲究穿戴的,衣物只要针脚平整就行了。”

????宁元娘想了想,不由汗颜,“还真是这么回事呢。”

????宁三太太剜了她一眼,“你总去袭府,没见你四表嫂得空就做衣物鞋袜么?她每年都给你姑姑做几套衣物,你姑姑一说起来就眉开眼笑的。你四表嫂手艺再好,也不如自幼勤学苦练的绣娘吧?亏你跟她私交最好,竟不知学着些。”

????宁元娘汗颜,“我记住了,日后也会常给您和爹爹做衣物的,好不好的,总是份心意。”

????宁三太太哈哈地笑起来,“好似我跟你要衣服穿似的,好生服侍夫君就行了。”

????“娘,”宁元娘握住母亲的手,“谢谢您。这段日子,您大事小情都为我劳心劳力的,没您点拨着,好多事我都转不过弯来。”

????一声谢,险些把宁三太太的眼泪说出来,哽了哽才道:“要谢就谢你夫君吧,是他要我常来看看你和琳姐儿。”别的话她没说,说不出口,尽心弥补女儿才最要紧。

????宁元娘笑容清甜,“那是因为您打心底疼爱琳姐儿。”

????此后,宁元娘愈发尽心地打理蒋修染的衣食起居,且会留心他平日的喜好。

????夏末,她问蒋修染:“你能不能腾出两天时间来?”

????蒋修染颔首,“自然可以。有事?”

????宁元娘巧笑嫣然,“想去西山别院住两日,能赏脸陪我么?”

????“废话。”蒋修染笑着捏一捏她的下巴。

????两日后,夫妻两个带着琳姐儿去了西山别院,当天只是在别院内外转了转,早早歇下。

????翌日清晨,宁元娘催着蒋修染起身。

????“起这么早做什么?”蒋修染语声慵懒,将她搂在怀里,不让她动。

????宁元娘笑道:“你有多久没钓鱼了?我给你带来了渔具,想不想去?”

????“真的?”蒋修染立时有了精气神。

????“这还有假?快起来。今日你钓鱼,我做鱼给你吃。”

????“你去不去?”他啄了啄她的唇。

????“当然要去的。”宁元娘披衣下地,“跟奶娘说过了,她会好生照看琳姐儿。”

????半个时辰之后,夫妻两个到了别院附近的那条河流岸边。

????今夏雨水充沛,水流愈发湍急。宁元娘不由迟疑,“你要是被冲走了可怎么办啊?”

????惹得蒋修染哈哈大笑,“把我当纸糊的了?”

????她见他浑不在意,知道是多虑了,便由他去,自己站在岸上,摇着扇子,一直凝视着他。

????与上一次看他钓鱼时相比,他看起来并无改变。专心于喜欢的事情的时候,煞是迷人。

????他乐在其中,她看着亦是莫大的享受。

????他吃过很多苦,蒋家在他年少时待他不公、不仁,如今及往后便不能怪他绝情。那几年她不好过,他更不好过,却在挣扎的心绪之下建功立业,挣得娶到她的机会,他付出太多,但她不需内疚说亏欠,因为往后很多年,她会心疼他、照顾他。

????他如今是比她自己还重要的人。

????蒋修染钓到几条小鱼、两条大鱼,见日头有些毒了,便上岸来,携妻子回了别院。

????宁元娘去了小厨房,亲手处理鱼,准备做一道红烧鱼。

????蒋修染寻了过去,“算了,让厨房做吧。”

????宁元娘一口回绝,“不。”

????“其实吧,你做的鱼不好吃,真的。”他到了她身后,环住她,一本正经地说。

????宁元娘回头瞪了他一眼,“每次你不想我做菜的时候,就会说我做的才不好吃,我到现在还上当的话,可真就是傻瓜了。”

????“那你以为你多聪明啊?这大热的天,偏要闷在厨房,跟自己有仇么?”蒋修染低头,咬了她耳廓一下。

????“你不在这儿的话,小丫鬟会给我打扇,你偏要捣乱。”宁元娘转身推他,“快出去,哄着你的宝贝女儿去。”

????“行,我跟琳姐儿数落你不知好歹去。”他板过她的脸,亲了亲她的唇,“你还别说,做饭的小模样儿挺好看。”

????宁元娘失笑,“比不过你钓鱼时好看。”

????说的都是心里话。眼中的彼此,永远是最悦目风景。

????午间,夫妻两个相对而坐,享用着亲手钓来亲手烹制的鲜美的鱼,俱是心满意足的样子。

????“四哥会不会你那样钓鱼啊?”她问。

????“会。”蒋修染如实道,“小时候,我们好几个人,总跑到城外的河流钓鱼,比试谁技高一筹——这钓鱼讲究不少门道。后来他越来越喜静,更愿意坐在岸边钓鱼——其实就是要安安静静地想点儿事情,我有一阵也是那样。”

????“嗳,等孩子们大一些,我们两家人去城外吧?你们两个钓鱼,我跟四嫂一起做鱼,啊不行,四嫂不下厨,也没事,给我打下手就行了。”

????蒋修染扯扯嘴角,“嗯,你想得倒是美,那一日估计要到我们赋闲在家的时候了。眼下你求着你的好四哥别总跟我唱反调,比什么都强。”

????“你还不是一样的在跟他唱反调。那些我们不管,要当至亲走动的。”

????“谁也没拦着你们。”蒋修染轻笑,“官场上的事,跟你们无关。我们就是心合,面上也要不合。”

????宁元娘满意地笑了,“我大抵明白。”他与四哥因着坐在一起的时候太多,心里都存着一份惺惺相惜,要不是这样,就不是只是政见不合那么简单的局面、单一的矛盾了。

????饭后,两人转去小憩。

????宁元娘歇在了寝室的床上,蒋修染跟了过去。

????她只是笑了笑,没像以往似的顾及下人、往别处撵他或是自己去别处。

????“今日这是怎么了?不怕我不老实了?”他笑得有点儿坏。
加入书签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错误举报

小提示: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章(←) 下一章(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