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6|秦明宇钱友兰二三事(下)

小说:宠妻日常作者:九月轻歌

狼性微信土豪红包群是真的吗小小妻傲凰倾城:帝尊大人独宠我幻幻梨花自可留江湖风云策超能帝国时代快穿女配:反派boss攻略手册鳯穿都市神级宠物猫

????安静的氛围下,秦明宇和钱友兰相对而坐,静静地吃完饭。

????钱友兰命人请的大夫来了,为秦明宇重新换药。随后,他转去洗漱更衣。回到寝室的时候,她已亲手帮他重新铺床。

????“六爷早些歇息,妾身歇在暖阁,有事唤一声即可。”钱友兰这样说着的时候,稍稍有点儿窘迫。自他回来到现在,她整个人都是懵的,对他连该讲的礼数、该有的称谓都忘了。

????“也好。”秦明宇颔首微笑,“你好生歇息。”

????钱友兰称是去了暖阁。

????翌日一早,两个人一同去给秦夫人请安。

????秦夫人看着秦明宇那撇小胡子皱眉,“你好生打理仪容,不修边幅的像什么样子?”

????“这不是还没顾上么?”秦明宇摸着胡子笑道,“回去就剃掉。”

????“这还差不多。”秦夫人满意地笑了笑,随后起身,“一起去给你祖父请安吧,老人家记挂着你,得了空再与我说话。”

????夫妻两个同声称是,去了老太爷房里,行礼之后,秦夫人与钱友兰知道祖孙两个必然有一番长谈,坐了片刻,便先行起身道辞。

????钱友兰一如往常,先去花厅示下,随后回到房里做针线。她最擅长的是针线和算术,这段日子都在忙着给寒哥儿做小衣服——老太爷很喜欢那孩子,她也是。那样一个活泼可爱的小人精,又有谁能不喜欢?

????那边的老太爷则正在询问秦明宇:“是太子要你走这一趟的?”

????“是,也不是。”秦明宇如实道,“我从少锋口中得知太子斟酌人选的时候,知道我也在其中,便去向太子请命。”

????“哦?”老太爷微微扬眉。

????秦明宇一笑,细细解释道:“我这个人在外人眼里什么样儿,我清楚,不是多有城府,大多听皇家、您和太子的吩咐行事。是我这样听话的人前去传话,那几名手握兵权之人,更能相信几分。再者,便是我抵死也做不出卑躬屈膝的样子——给你们惯坏了,办这种事绝不会损了天家颜面。至于别的,便是清楚少锋会妥当安排,不会让我赔上性命。我年纪不小了,这两年又正是最要紧的关头,我总要为太子为秦家做点儿什么,有了这铺垫,太子才会待秦家一如既往,而不会因为慧贵妃、淮南王的事对我们心存芥蒂。”

????老太爷眼中流露出欣赏,“你长大了。”

????秦明宇汗颜。早就该长大了。又说了半晌的话,他辞了祖父,转去母亲房里说话。对着母亲,自然都是些报喜不报忧大事化小的话。

????秦夫人见儿子大睡一场之后,精气神和气色都恢复如常,也就放下心来,便是不大相信经过那么顺遂,也不多问。是清楚,问了也得不到答案。这些门外事,家里的男子没一个愿意跟她说,因为说了她也不见得明白其中的厉害轻重。

????末了,她叮嘱道:“日后可要跟你媳妇好好儿过日子。你这一趟出门,家里幸亏有她。”

????秦明宇似笑非笑地看着母亲。

????秦夫人便跟他说起一些事:“估摸着府里最傻的一个便是我,直到府里人心惶惶的时候,我才知道你跟我扯了谎。而那时候,你二婶、三婶和她们的儿媳妇,已开始另谋出路了——担心秦家被袭家老四连累,想去别处打点一番,要是有朝一日落难,也能有个帮忙说话的人。你媳妇得知之后,二话不说便将不安生的人拦回来禁足了,随后又命人将你二叔三叔唤回家中,问他们,她这样处置对不对。

????这些大事,你二叔三叔知道轻重,自然是满口认可,回到房里去训斥了女眷一番,并且亲自发话——在你回府之前,都要禁足。后来,老太爷知道了,夸奖了你媳妇两句。可不管怎样,你媳妇是得罪人了,得罪的还不少。我那会儿就担心着,那几个人一定会吩咐人找她的麻烦,也真就是那样。却没料到,她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谁都拿她没法子。

????这就够了,这样一个伶俐的人,撑得起这个家,担得起一府宗妇的重担。比起我可是强多了。”说着,她讪讪的笑,“我那会儿,凡事都是不播不转,你祖父祖母不发话,我就什么都不用管。”

????秦明宇听了,挺高兴的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????秦夫人却继续道:“我以前是太在意门第了,也因为你媳妇吃过苦头丢过脸,可那些倒让我真的明白了轻重。明白是一样,却还是不能有条理的应对。眼下,便真的是很庆幸你找了这样一个精明伶俐的枕边人,不然,你往后的日子没法子安生。既是如此,你就要好好儿对人家,说到底,人家帮你打理着家里好几年了,你只照顾你岳父的仕途可不够回报她的辛苦。”

????“我知道。”秦明宇点头,“我听您的。”

????“说到做到,可别惹得我跟你祖父一起发话把你撵出去。”秦夫人放下话,摆一摆手,“回房歇息吧。”

????秦明宇起身道辞,眼底还是有些困惑——若只是为了这些关乎家族的大事,钱友兰不足以打动母亲,母亲的性情他最了解。

????秦夫人知道儿子心里的困惑,却并没细说原由。

????的确,她对儿媳妇的认可,不仅仅是因为这样的大事,大事暖不了人心。这期间还有一些打动她的小事。

????府里人心惶惶的时候,她因为心火病了几日。

????钱友兰每日从早到晚在她床前侍疾。

????她那会儿烦得厉害,看谁都烦都难过,一股子无名火,钱友兰在跟前服侍的时候,她动辄撵人。

????钱友兰只当没听到,继续恭敬柔顺地服侍。

????越是这样,她越是生气,一次实在是没克制住情绪,发了火,道:“明宇是生是死都是未知,好端端回来,你还是这府里的主母,不能回来的话,你便要守寡,要是到了那地步,秦家还需要你赚一座贞节牌坊回来呢,没人敢委屈你——不管怎样你都有好日子过,我对你也只是面上过得去罢了,既然如此,你也不需惺惺作态的做孝顺的儿媳妇。”

????这一番话让钱友兰瞬间落了泪,“娘,您说的这些,我都知道,可我服侍您,并不是要得个孝顺的名声。我是真想您快些好起来,我答应过六爷,要好生服侍您和老太爷。我……不是为别的,是为了答应过六爷。我们越是担心,越要好好儿的才是,不要让别人看笑话,不管怎样,我们都该以六爷为荣。”

????儿媳妇这一番话,都是心里话,说得她也落了泪。泪眼朦胧中,她看到儿媳妇在提起儿子的时候,神色黯然,眼神痛楚。

????是因此,多了一点点的同情、心疼,开始清晰地意识并面对一个事实:儿媳妇对儿子已动了真情,可儿子却没给过她一点儿关心在意,即便如此,儿媳妇还是在兢兢业业的恪守本分。

????以前她对这些已经是破罐子破摔的心理,横竖也管不了,随他们去就是。到了那一刻却有不同。

????到底是同为女子,将心比心,那样的处境若是换了她,早已无从忍受。

????即便是为着儿子孝顺她,也是出自真心。真找个高门女,儿子又是这个做派,她这个婆婆怕是早就开始看别人的冷眼了。说白了,眼下以儿媳妇的手段,想要让她每日里气不顺可是手到擒来的事。但是,她过的从来都是顺遂的时日。

????便是这样,婆媳两个一日日亲近起来。

????秦明宇回到房里,看到钱友兰坐在窗前的椅子上做针线,神色娴静悠然。

????钱友兰放下针线,起身行礼,又亲自给他泡了一盏热茶,送到他手里。

????秦明宇凝了一眼她随手放下的小衣服,“给谁做的?”

????钱友兰照实说了。

????“坐下说说话。”秦明宇指一指炕几另一侧。

????钱友兰含笑落座。

????秦明宇说起母亲与他提的那件事,笑问:“怎么会那么毅然决然的行事?”

????钱友兰略一思忖,道:“六爷与老太爷认准的人,一辈子都不会改。妾身又清楚,您和袭大人是兄弟一般的情分,只为这一点,妾身就该依照你的心思行事。秦家若是出了墙头草,不可能是你愿意看到的。”

????秦明宇先是认可的一笑,随后目光微闪,“认准的人,诸如少锋,的确是一辈子都不会改,别人却未必。”

????钱友兰先是看向他,随即,笑意自心底到了眼眸深处。

????他的意思,她听懂了。

????秦明宇痊愈之前,在家静养的日子里,府里的人有意无意的,没少跟他说钱友兰的事,有的是自心底赞许,有的则是恨不得他赶紧休了她。

????不论谁说什么,是怎样的态度,都让他对这女子愈发欣赏。

????她所做的,从来都完全符合他和祖父的意愿。

????贤内助,这样说她,并不为过。

????钱友兰除了兼顾日常诸事,每日悉心打理他的衣食起居。

????不知是从何时开始的,两个人慢慢熟稔,相处时多了几分随意、亲切。

????钱友兰清楚得很,他这一段耳根子不清静,面上则只当做不知道。

????他若认可,没枉费她费尽心力地打理内外,他若不认可,觉得她方式应该更委婉些的话……那就要好好儿说道说道了,顺着老太爷和他的意愿行事,他还挑剔的话,那么,这就是她做不来的差事,索性撂挑子算了。并且,对他这个人的心思,也要放一放。

????夫妻一体夫妻同心这类话,指的绝不仅仅是情投意合,相反,在这世道下,情意只是锦上添花,得之是幸,不得是命,要紧的是两个人的立场相同。不论人前人后,都要维护对方的体面,这才是夫妻之道。

????这么久以来,她早在老太爷的影响下有了固定的为人处世之道,想改都不能够。

????后来慢慢的品了品,发现他是认可自己的,由此心安。

????平日里相处,开始谈及府里府外的一些大事小情,情形越来越亲切。她并没因这情形刻意取悦他。

????没必要。
加入书签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错误举报

小提示: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章(←) 下一章(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