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5|秦明宇钱友兰二三事(上)

小说:宠妻日常作者:九月轻歌

狼性微信土豪红包群是真的吗小小妻傲凰倾城:帝尊大人独宠我幻幻梨花自可留江湖风云策超能帝国时代快穿女配:反派boss攻略手册鳯穿都市神级宠物猫

????秦明宇回到京城当晚,一头栽到床上,长时间昏睡不醒。

????他恍然醒来时,正值夕阳陨殁之际。

????些微光线入室来,再透过帘帐,营造出的氛围叫人无端伤感。

????他有些渴,想喝水,还想起身去给长辈请安,偏生懒得动。

????实在是疲惫至极,骨架都似散了一般。

????回京时路遇的截杀,有些是袁庭毅派出的死士,有些则是盼着秦家出事趁火打劫的。

????幸好袭朗将最精锐的人手拨给了他,幸好回程还有夏易辰及其手下做伴,不然,他不可能只是受点儿轻伤。

????他这一辈子最幸运的事情,是有老太爷这样明智果决的长辈护着,还有袭朗这样的好兄弟鼎力帮衬。

????从另一方面来讲,他已被这两个人惯坏了。两人除去他以前儿女情长的事,凡事都会帮他把路铺平,把上上下下的关系给他打点周到,不论相隔多远。

????要不是为这个,祖父也不可能让他凡事听袭朗的话。

????他挺享受这种状态的,不论处境如何,都有人照管,不孤单。

????细想起来,这几年官场内外经过了不少事,已在慢慢变得沉稳有责任心,越来越清楚自己是谁——是秦府来日当家做主之人,要撑起门户;是袭朗的好兄弟,要争气,不能给他拖后腿。

????慢慢磨练着,总会越来越好。便是何时散漫了,袭朗自然会敲打他,不会忘乎所以。

????出去这一趟,屡次死里逃生,让他心绪真正沉淀下来,知道自己自幼到如今有多幸运,更要惜福。

????不能太贪心。

????从前就是太贪心了,身在福中不知福,什么事都想称心如意。现在却时常想着,凭什么好东西都给你?

????室内完全陷入昏黑,有丫鬟蹑手蹑脚进门来掌灯,又无声退下。

????外间传来秦夫人与钱友兰的低语声——

????秦夫人不无焦虑地问道:“还没醒?”

????“是啊。”钱友兰语声恭敬而又柔和,“六爷这一路不眠不休、鞍马劳顿,实在是累狠了,不妨让他好好儿睡一觉。您别担心,我已请太医开了调理的方子,还找来了一名药膳师傅,日后会好生打理六爷膳食的。”

????“你有心了。”秦夫人语声和缓了几分,“要是兼顾不过来,别强撑着,让你几个妯娌帮衬着你一些。”

????“多谢娘体恤,我要是觉着吃力了,不会逞强的,您放心。”

????“那就好。等明宇醒了,让丫鬟知会我一声就行了。你别整夜整夜地熬着,脸色太差了。”

????“是。”

????秦明宇听得这一番话,是有些意外的。走之前,母亲对钱友兰的态度不冷不热的,想想也知道,怕祖父恼火才在明面上过得去罢了。分别没多久,婆媳两个的情分却已非往日情形。

????也对,共富贵的情形下,没有多少人能有意亲近,同患难的情形下,却能让人分外清晰地看到对方的优点,从而认可。

????随后,他想出声唤人,一时间却出不得声。

????这时候,他听得有人走进门来,脚步声刻意放得很轻。

????只听脚步声,他无法分辨是谁。这房里从钱友兰到仆妇,他都陌生得很。

????他侧目看去。进门的是钱友兰。

????钱友兰缓步走到床榻前,先透过半掩的罗帐看向里面,见他正静静地看着自己,先是一愣,随即便惊喜地笑开来,“六爷醒了?”

????秦明宇微笑。

????钱友兰举步到了床榻板上,先给他到了一杯温水,“渴了没有?先喝点儿水。”

????秦明宇撑肘接过杯子,慢慢喝完,又清一清喉咙。

????钱友兰取过两个大迎枕给他垫在背后,“等会儿好歹吃点儿东西,还要服药、换药。”说着就笑起来,“事情不少呢,六爷可别嫌烦啊。”

????“怎么会。”

????钱友兰转身向外,“我让丫鬟通禀娘一声,娘刚走……唉,怪我,该早些进来看看的。六爷稍等,我去传饭、请大夫来给你换药。”

????秦明宇望着她脚步轻快地出门而去,笑意更浓。

????这要是换个人,就算是换了他的贴身小厮,怕是都会先急着问明他这一段的去向、经历,或是拉着他诉苦,告诉他他不在家的日子里,人们都是怎样担心着熬过来的。

????看起来,她一如他所猜想的那样,特别清醒、务实。

????这样再好不过。

????他这样的人,就该娶个这样的妻子,不然,日子没法儿过——不是她这样的人,妻子早就开始讨伐他不肯用心维系夫妻情分了,哪里还能相安无事。

????从心底而言,他不是不肯放下前尘事,是真没办法坦然面对娶进门来的妻。

????他需要时间缓和,需要用平和从容的心态来面对妻子。否则,不是委屈自己,而是委屈她。

????自一开始就清楚,祖父提及亲事的时候,她的挣扎不会比他少一分。

????他要为了家族遂了祖父的心思娶妻。

????她要做出选择:要不要嫁一个有意中人在先的男子,要不要面对未来兴许多年受冷落的光景。

????本质上,他与她都是为着家人才行了这嫁娶之事。

????可到底没想到她能这般通透,与他长久地保持着有名无实的夫妻名分,从无怨怼,只静默地等在原处。偶尔他能在她眼中捕捉到忧心、关切,但她什么都不说。

????娶进门来的女子,自然是要善待的。在不能给她真正的夫妻名分的时候,他只能请祖父确保她的父亲仕途顺遂,只能给她多置办一些产业。

????起码,不让她觉着太委屈。

????以前常想,余生还有那么多年,不需急着面对她,不需让彼此都为难,先在官场站稳脚跟再说。

????所以,很长很长的一段时日内,他只忙着公务、喝酒两件事。

????临别前,他道辞的时候,看到她无从掩饰情绪,分明是要落泪,却拼命地忍着,还做出平静如昔的样子。

????到后来,已不能再掩饰情绪,问他会不会好端端回来。

????换在以前,他一定会爽快地点头说会。这一两年已不再如此,因为他知道很多事不是他想就能如愿的,更知道男子该言出必行,若没十分的把握,就不要把话说满。那时不给她十分的希望,是怕她来日面对十二分的失望。

????回程中,偶尔会想,这要是死在路上,她嫁给他一场又是何苦来?几年独守空房、一生守寡的情形,是哪个女子能够接受的?哪个女子又该被这样对待?便因此生出懊悔,写了封信给袭朗,说自己要是落难,请他一定要照顾钱友兰。

????袭朗回信时没好气:那本就是我寡嫂的二妹,袭府自会帮衬她一辈子,缺你提醒?你给我活着回来。活着才能做兄弟,我不跟鬼魂打交道。

????他失笑,感慨。知道袭朗心里不知多担心他和夏易辰,只是不能说出口罢了。

????是在那时候下了决心:若能平安回京,好好儿地过日子,要对得起妻子,更要对得起袭朗。

????怎么会不知道,袭朗每每看到他自斟自饮时,总是眼神黯然,心里怕是比他还难受。

????再往后的归程中,他发现自己已经在放下宁元娘。

????是那种心甘情愿地放下。

????以前就知道,不该再想起宁家元娘,若想起,便是谁都对不起。

????是,他的安危与她无关,她的悲喜也与他无关。只偏生不能克制。

????有时候,不甘比情殇还磨人。

????那样的错失,实在是让他不甘,让他恼火自己。

????可到底还是放下了,想起她的时候越来越少。

????要一个男人承认对另一个男人甘拜下风,是永无可能的事。但是,若要比谁对宁元娘更好更痴心,他承认自己不如蒋修染。

????蒋修染起先是很可能成为睿王左膀右臂的人,后来站队到了太子那边,并与蒋家闹翻,外人不清楚,他却看得清楚。蒋修染是为了宁元娘少一些负担,让她不会为了宁家、袭家排斥她,从而自一开始就斩断那根姻缘线。

????是,处境不同,所以做派不同。但他终究不是蒋修染。他的亲人一再阻挠而他后知后觉优柔寡断的时候,便已注定了他的错失。

????当初如果再勇敢一些,再决绝一些,结果会有所不同。但他没有,除了自己,谁都不能怨怪。

????——想通了,便是这样。

????只是错失,不是谁输给谁。儿女情长以输赢来下定论的话,是对每个局中人的不尊重。

????遐想间,钱友兰转回来,笑道:“娘说让你先用饭,听明日再过来看看。”随后便吩咐丫鬟将饭菜摆到床榻上,不想他下地折腾。

????秦明宇却起身下地,“你用过饭没有?”说着凝了她一眼,见她面色有些憔悴,眼下有暗影,便又加一句,“一起吃。”

????钱友兰愣了愣,随即笑着点头,轻声说好。
加入书签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错误举报

小提示: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章(←) 下一章(→)